中国体操女团无缘奖牌,这次警钟敲得很及时

中国女团16年后再次无缘体操世锦赛领奖台。图/Osports


今年体操世锦赛,以资格赛第二晋级女团决赛的中国队被意大利队压哨反超,最终没能站上领奖台。上一次在世界大赛遭遇这样的失利,还是15年前雅典奥运会,女团仅名列第7。上一次世锦赛无奖牌,则是2003年在阿纳海姆,成绩也是第4名。


队长刘婷婷,也是本次中国女队最具实力和经验的选手,先后在高低杠(2次)和平衡木(1次)上发生掉下器械的严重失误,直接影响了团队总成绩。“作为一个大人,第一次出现问题,应该马上调整自己,不应该再次出现问题。”上月刚满19岁的小姑娘赛后接受采访,因为自己的错误未能带队友站上领奖台而泣不成声。


刘婷婷是去年世锦赛高低杠冠军和女团季军成员,今年入围高低杠、平衡木和个人全能3个单项。女团失利后,她与主教练乔良都认为,失误主要原因是状态没有调整对,并非实力问题。对选手而言,接下来需要尽快走出阴霾,争取在单项比赛上重新证明自己。作为教练组,在承认负有主要责任之后,必须深刻总结,才能帮助队员以好的状态迎接重头比赛。


刘婷婷的案例同时提醒中国队,决赛5-3-3(5名队员中每项上3人,成绩全部计入总分)的赛制与资格赛的5-4-3(5名队员中每项上4人,取3个有效成绩计入总分)残酷性全然不在同一量级。决赛只要有1次大失误,很可能将影响全局,不仅是分数,还有队员个人甚至其他队友的发挥。乔良表示,女队会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世锦赛,队员心理调节、动作编排和用兵布阵都值得认真总结。


里约奥运会,中国体操仅得到2枚团体铜牌,单项颗粒无收,创下自198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差成绩。而在美国被誉为体操“教父”的乔良,去年初接下中国体操女队主教练担子,要为祖国在东京奥运会周期打翻身仗。半年多时间,他带领全新的女队阵容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实现女团12连冠,同时摘得女子个人全能、高低杠和平衡木3枚单项金牌。2个月后的多哈世锦赛,中国女队以团体季军拿到奥运资格,并拿到高低杠冠军。乔良上任后的头两次考试交出了令外界满意的答卷,他大胆起用的刘婷婷和陈一乐也不负众望,展现出能挑大梁的潜力。


然而,在距离奥运会还有10个月时,中国女队的练兵之路遇上了挫折,“全00后”的阵容为年轻交了学费。一向和善的乔良没有因此苛责队员,而是主动揽责,希望外界切勿“以一场比赛论英雄”。这次警钟,给中国女队敲得相当及时。


另一方面,2002年出生的陈一乐伤愈后的第一次世界大赛表现可圈可点;唐茜婧、祁琦和李诗佳3名2003年出生的世锦赛新人更是没有怯场。唐茜婧是团体决赛除刘婷婷外另一名出战3项的队员,在高低杠和自由操比赛中也都拿出了高规格的动作;李诗佳入围个人全能和平衡木2项决赛;祁琦则手握自由操一串H组难度的动作,尽管女团决赛没有亮出,她也未能进入单项决赛,但这组动作有望成为中国队在东京奥运会的“秘密武器”。


美国女队已经拿下团体5连冠,有“女皇”拜尔斯在,中国队和俄罗斯队基本只能争银牌。我们的对手本次世锦赛靠最后一项跳马总分反超跃居第二,这个周期进步飞快的意大利队同样是最后一人成绩打出后力压了中国队,法国、英国等队此次也展现出了相当的竞争力。况且欧美选手的崛起,女子体操的主流风格已经成为崇尚力量和高难度。拜尔斯在自由操中完美展现了J组超高难度的团身1080旋和H组的直体后空翻转体2周加转180,难度达到了惊人的6.6。而中国队向来难度就没有优势,轻盈灵动和完成质量也并未打动裁判,团体奖牌并非十拿九稳,擅长的高低杠和平衡木也要面临欧美“大块头”们的威胁。


经过此次世锦赛历练,相信中国体操“小花”们一定会加速成长,以更成熟的面貌迎接东京奥运会。


□新京报体育评论员 刘晨

编辑 张云锋 校对 柳宝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中国体操女团无缘奖牌,这次警钟敲得很及时